34岁美女成NBA现役第四位女裁判 曾当过酒吧服务员 特意染上金发 _1

34岁美女成NBA现役第四位女裁判 曾当过酒吧服务员 特意染上金发

当米歇尔-德尔-杜科在锡耶纳高地大学结束了一场女篮比赛赛的吹罚工作后,一名年轻的裁判向她走了过来。这名年轻女裁判希望这位大学联赛资深裁判能留下来看看她吹罚接下来的一场比赛。德尔-杜科同意了,并看了比赛的上半场。但这位年轻的裁判却表现得不好。

“看起来像个十足的菜鸟,没有经验,就像我们在刚开始的时候一样,从那以后,我们每天都在交流,”德尔-杜科笑着说道。

所以,这位年轻的女裁判到底哪做得不好?裁判的职责是出现在正确的位置,吹响哨子,做出判罚,与球员们和教练们沟通。这项工作需要你履行职责时充满信心,并且知道自己做出了正确的判罚,但珍娜-施罗德似乎还没有做到。德尔-杜科在第二天向她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如今,施罗德不仅成为了一个合格的裁判,还在世界上最好的联赛中当裁判。10月份的时候,她被提升为NBA的全职裁判,成为现役第四位女裁判,并且是联盟历史上第六位达到这一级别的女裁判。

现年34岁的施罗德曾在密歇根两所大学打过球,现在居住在底特律地区。9年前,她开始了自己的裁判生涯,在斯沃茨克里克的凯奇球场吹罚美国业余体育联合会(AAU)的比赛。

“詹娜是个意志坚定的人。她的事迹是这9年里几乎闻所未闻的,最初在高中当裁判,然后现在在NBA当裁判。这听起来有点不真实,”德尔-杜科说。一个轻微的停顿后,她又说道,“这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

受2008年金融危机的影响,导致年底失业率达到7.2%。到了2009年,许多大学毕业生不得不重新评估下自己的出路在何方。相比美国其他州,密歇根州的经济形势显得更糟糕。施罗德来自弗林特附近的克利奥,毕业于萨吉诺谷州立大学,尽管她获得了传播学学士学位,但仍然面临着严峻的就业环境。她在奥克兰大学和后来的SVSU打球时并没有花些时间去思考未来。

“哦,我当时没有任何规划,”她笑着说:“我只是完成了学业,有了一个学位,然后就随缘了。我当时想也许自己会去做销售,但是很多人在拿到学位后都对自己都没什么规划。”

她不知道自己的出路在哪,但她喜欢篮球比赛,觉得如果能延续下去会是个不错的想法。施罗德的裁判“初体验”是在凯奇球场,在吹罚AAU的比赛。尽管之后她很快就找到了担任高中和大学女子篮球联赛赛裁判的工作机会。但她仍然需要一个稳定的收入来源。

之后,她在康美利加体育馆找到了一份有着相对稳定收入来源的工作。从2011年到2015年,她是底特律老虎队(MLB)主场的调酒师。施罗德开玩笑说,那时候的工作就是接收一群老虎队球迷的酒水订单,毫无压力。

“裁判工作确实很难,但是在季后赛第一场比赛前要让41000人喝上杯啤酒,尤其是当贾斯汀-韦兰德(老虎队当家投手)站在投手丘上时,这意味着要加快供酒的速度,这也很难,但同时也很有趣。”

在康美利加体育馆的工作经历及日程安排很适合施罗德。

“在棒球场工作的那段时间很棒,因为我可以在夏天在主场工作81场(比赛),然后在整个冬天都可以在没有外界干扰的情况下很灵活地(时间上)去吹罚篮球比赛。”

2015年,她终于能通过在大西洋海岸联盟(ACC)、大东联盟(Big East)、大西洋十大联盟(Atlantic 10)和美国联盟(American conferences)的比赛中担任裁判挣到足够的钱来养活自己。

施罗德说:“大多数裁判一开始都是有一份朝九晚五的工作,然后在工作了一整天后再去执法一场比赛。他们基本上把自己弄得精疲力尽,试图两者兼得。”

施罗德后来进入了NBA发展联盟,在那里她担任了三个赛季的裁判。她之后又在WNBA担任了两个赛季的裁判。当德尔-杜科知道了施罗德经历后,她对此并不感到惊讶。

“她会坚持下去的,”德尔·杜科说。“她一直在比赛中不断学习。她非常努力把比赛往正确的方向引导,出现在正确的位置上,并且在赛后通过录像复盘比赛。当我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我第二天就告诉她,你真的必须专注于执法、通过录像复盘比赛、了解并执行规则。”

NBA的裁判服务于NBA、WNBA和G-League(NBA发展联盟),NBA雇佣了四名观察员,每年在不同类型的赛场上观察着约3000名裁判。他们甚至在全球到处跑,吹罚包括一些国际赛事。

“我们在哪里观察他们并不重要,”NBA裁判发展主管蒙蒂-麦克库琴说。“如果有人告诉我们应该去哪看看,我们就会花时间去哪看看。”

NBA本身对于裁判有一个培训及筛选的项目,从最初的3000人,随后名单被削减到只有100名候选人,他们会被邀请参加一个集中营,在集中营中,这些候选人会接受面试以及试用,之后人数会被削减到大约50人。从那以后,每个赛季G联赛都会增加10到12名新裁判。

与施罗德相识多年的裁判劳伦-霍尔特坎普称,这是一个极度严格的审核过程。

“这是一项非常严格的工作,你先有几年的工作经验,参加培训项目,然后才有机会。”“然后在某一刻,你被录用了,获得了你一直努力争取的工作,但你知道还有很多事情等着你去做。这只是一个起点。”

“我记得当我走到这一步时,我有一种成就感,但我也做好了准备,因为我知道在这个行业里还有很多东西要学习、要做。这是一个开始,也是一个结束。”

2017年,麦克库琴结束了25个赛季的裁判生涯。裁判在一直以来都收到很大关注,电视上随处可见,社交媒体的兴起让粉丝们可以在裁判做出判罚后立即进行评论。一个有着9个摄像头的回放中心会仔细审查裁判们的工作,有时在一定程度上也改变了这项工作。

2015年3月开始,联盟开始引入最后两分钟裁判报告机制,这也强调了裁判在比赛关键时刻判罚的重要性。球员经常在被犯规后向裁判抱怨,这有时候更像是一种恐吓。

麦克库琴说:“在NBA的层面上,如果你(作为裁判)试图通过审查,你每天都将会很紧张,甚至不能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去工作。”

霍尔特坎普有着第一手经验。在2015年的一比赛结束后,在网上有一篇批评克里斯-保罗的文章,但她也顺带成了被讨论的焦点。霍尔特坎普对那些突然发现自己成为公众讨论话题的裁判们有个明智的建议。

她说:“这肯定与以往的经验不太相同。NBA的审查水平是裁判经历过的审查中要求最高的。我必须学习的最重要的一件事是,在我感到遗憾的时候要给自己一些安慰,然后从中学习,下次要表现得更好。”

2019年10月9日,施罗德在亚特兰大执法了她的第一场NBA比赛,那是一场NBA季前赛。她笑着说自己紧张得要死。后来,她正式吹罚的首场常规赛,是一场活塞队的比赛。而施罗德对这座城市显然并不陌生。

“我们联盟中这些年轻裁判有机会成为好裁判,”凯西说。“就像帮助球员成长一样,这需要时间,需要做些工作,需要多看些录像,需要团队合作。联盟中有很多年轻的裁判会犯错误,但这需要时间。詹娜会是个好裁判的。”

在此之后推特上出现了许多对于詹娜的肯定。ESPN SportsCenter的官推甚至说她脚上装了轮子(赞扬她跑得快,工作拼命)。在热火队和黄蜂队比赛后有一条评论是这样的:詹娜·施罗德,联盟下一个伟大的裁判,今晚在迈阿密,她太优秀了。施罗德的判罚是对的,尽管哨子晚了些,但是是对的。

施罗德表示,目前来自球员和教练对她的反馈都是积极的。

“很明显,我是个新来的,而且我是女性。”她说。“我把头发染成了金色,所以我很容易被认出来,所以运动员和教练都会上来向我介绍自己。他们对我说欢迎进入联盟并祝贺我。他们知道女性进入联盟需要一个过程,就像球员们和教练们进入联盟的过程一样。”

施罗德在第一次担任裁判时并没有意识到她的职业生涯将会引领她进入NBA,毕竟她当时只是想赚点钱养活自己。但到了2006年,她发现这是有可能的——维奥莱特-帕尔默(NBA历史上首位女裁判)首次打开了那扇门,在此之后施罗德完全地投入到了裁判的工作中去。

“这对她来说是相当大的成就,”霍尔特坎普说。“当我得知她被录用时,我也为我们的员工感到兴奋,因为我知道她非常有才华,工作努力,与人为善。我想不出还有谁比她更适合加入我们的团队——不仅是继续我们出色的工作,也是我们项目中年轻裁判的榜样。”

文/Marcus